爱情婚姻-男人女人-感悟生活-人生智慧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33|回复: 4

第五十七章 何以证明你是你

[复制链接]

4万

主题

0

好友

12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  “李公子,考虑的怎么样,想好怎么说了没?”叫醒李毅的是一壶冷水,拂晓将至,寒意尚存。
  “你们谁啊?我怎么会在这,你们想干什么?”李毅大喊大叫。
  连珠炮一放,了众人,江城不由怀疑起人生,怀疑自己是不是用一记手刀劈出一个失忆症。
  “你们哪座山头的,求财?害命?”李毅境界不是一般的高。
  “我要说害命呢?”江城对这样的行为开始感兴趣。
  “那么,我只想说,饶命啊,大王!我爹是安元商号当家,有钱,要多少,你们开个价!?”李毅机智无比。
  “行了,差不多得了,说说吧,袭击我们你有何?你不想我的刀不小心划到你的脸吧?”江城颠了颠手中匕首。
  “各位只是求财,何必伤及呢,再说,你们试图用我的美貌相,是不的,说吧,多少钱能保留我的脸?”
  “你你妹,你再不说信不信我撕票?!”
  “你看,目标了吧,还说不是。”
  江城万般无奈,只得再起手刀,试图用激烈手段之前的人格。
  “,记得不,岳志真曾说这货是溏州香主,你看像吗?”单云见李毅已晕,悠悠开口。
  “呵呵,正是因为不像,我才有了点跟他玩闹的兴致。再来一次,看这次丫怎么玩。”江城点头,说出自己的打算。
  李香主,醒醒!”冷水的效果总是比江城手刀来的快。
  “你谁啊,打扰我休息,信不信我分分钟找人砍你丫的!”得,李毅彻底装上了。
  江城彻底抓狂,没辙了,这货无节无无气节,一打就大喊非礼,一问话还是大喊非礼,江城烤好肉不喊了,死皮赖脸往火堆方向爬,不给吃就如孩童般打滚。
  足足到中午,才将这货绑在马上伺候消停了上,江城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变得陌生,装疯卖傻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一座奥斯卡小金人能概括其波澜壮阔。
  终究还是在晚饭饭点即将来临之际住进了同福客栈。
  李毅又开始抱怨伙食,诬赖江城一伙虐囚——他已经将自己定型为被的青年侠客。
  江城不想告诉他:不光虐囚,发起疯来自己都虐,江城自己都是萎靡不得不放弃自己手下美味开始嚼蜡。
  打开手机画面,顺便观察一下,因为岳志真没有第一时间上门让江城疑惑,按说以他的信息渠道不应该不知道江城等人进城。
  雪花!一水的雪花!
  要么不在信号范围内,要么针孔被发现并,江城宁愿相信是前者。
  还有黄府别院,对于江城等人的回归又作何感想?
  江城实际上被李毅到了,这家伙非常具有传销和直销人员的厚脸皮。
  每天睡前例行的小草诀都因此而受影响,总觉得会有事发生,这家伙的抢劫行为太过随便,对结果的预期和图谋明显不具备真正抢劫的色彩。
  李安哲经过分析和回忆,初步锁定了对象,就是血刀会高层,直接者就是吕明歌,李安哲的很,没有丝毫立即杀上门去的,腹黑和隐忍似乎才是他的性格。
  初步完成既定任务救出李木白、李安哲夫妇后江城的打算实际上只是等待展小毛到来然后打道回府,可是系统总不让人如愿,再次以任务的形式划定江城行程——新任务「雪恨」探寻(一):杜子腾的谋划;任务时限:五天;任务励:未知;失败惩罚:存在感清零。
  新任务「雪恨」探寻(二):李玉春的苦衷;任务时限:五天;任务励:未知;失败惩罚:存在感清零。
  两个紧迫的任务让人蛋疼,首先,这两人现在何处,这是前提,人都不知道在哪,如何调查?还有这突然变换的任务猪脚是肿么回事?预料中这套「雪恨」任务自始至终围绕的是李木白一家好吧,就算现在报仇雪恨的时机不成熟,顶多将任务时限延长也就是了,这样散乱莫名的安排抽风了吧?
  江城怨念扩散开来,李毅打了个冷战。
  关键问题还有一个,怎么跟单云等人解释调查这些事的目的。
  最终江城只能含混地提及杜子腾杜老哥的悲惨,临走得告别一声。
  于是终于解决了这个问题,身为杜子腾粉丝,单云比之江城更加关心那位沧桑大叔。
  江城想起安元商号还停留着一位间谍——杨峥!这可能是唯一知悉杜子腾下落的人。
  第二天早上江城和单云不得不拖着尾巴出了客栈,这条尾巴就是死乞白赖不愿在客栈等待的李毅。哪怕江城放其也不愿意离开,借口就是索要被被的损失,“我分分钟一个的泡妞节奏被你们了,我需要赔偿!”
  李木白一家负责蹲守并谋划如何将李玉春所藏宝藏运往金州。
  岳志然不在,是杨峥负责接待,对于李毅公子的出现杨峥同样不可理解。
  对于李木白一家成功获救杨峥倒是激动非常,恨不能马上前往拜见。
  “小杨,这个先不急,你知不知道你师傅的下落?”江城将杨峥拉到角落低声问道。
  “我这几天也在找!我已经五天没有师傅的任何消息。”杨峥也颇为急切。
  “岳志真去哪了?”
  “前天我看见他收了一只信鸽,看完信件后急匆匆地离开了,也没有说任何话。”
  “你这里有没有李玉春,不,应该是神偷李木白的消息?”
  “没有,我一直负责单线岳志真。”
  江城其实一直怀疑岳志真的用心,上次出发前往时这老小子放鸽子的行为显得怪异,除了通风报信,江城实在想不出来还会是什么。
  还有,石光志、吕明歌为什么会选择作为用桃花宝典换取李安哲夫妇的地点,这个问题江城百思不得其解,或者说溏州有他们的人或事?
  千头万绪,令人感伤。
  存在感清零没有让江城纠结多久,但是还未开始就放弃任务也不是江城的风格。
  现在唯一的线索,杜子腾疑似从黄府别院弄走了点东西,系统说杜子腾的谋划,排除杜子腾的可能。
  至于李玉春,任务提示只是让江城明白这家伙抢走长命锁应该是有苦衷的。
  两者之间有联系?还是线索不够。
  一名下人匆匆进来向杨峥汇报,杨峥听完点点头,“江大侠,找你的,府衙来人。”
  江城讶异。
  那名衙役比传圣旨的公公还要,“李木白是住在这里吧,知府老爷已理他的案子,明天午时正式升堂,有关人等按时到场,逾期不候。”说完直接走人,也幸亏是江城在,要不然,这明显敷衍的“传票”就失去了意义。
  溏州知府是个胖子。
  这是第二天正午江城等人的唯一认识。
  “李木白何在?”
  李木白站了出来。
  “你有何?”
  “我有一桩十五年前的冤案,请求大人重审。”
  “细细道来!”
  “十五年前,安元商号会长李安哲夫妇被害一案另有隐情,一则当年之事并非比武,而是一起,当时认定的投案自首者与此案并无关系;二则李安哲夫妇并未死亡,而是被非法一十五年,如今希望讨回。”李木白的说辞是经过“专业”人士单云思虑过的。
  “哦,那起案件并非本官所办,不过本官翻阅了当时的卷,投案者供认不讳,仵作有完整的报告,并无疑点,如今你有何新?”知府姓李,看上去到是个讲理之人。
  “大人,当事人李安哲夫妇如今就在堂外。”
  “哦?传!”
  李安哲夫妇挤过围观者前,没有,只是稍稍躬身,“草民李安哲(梅元雁)见过大人!”这个举动明显让李知府不喜,也让他想起刚刚的李木白亦未跪拜。
  “你二人如何证明你们就是当年的李安哲和梅元雁?”李知府沉声问起。
  李安哲明显被这刁钻的问题问住了,如何证明我是我?
  “我能证明,我叫李毅,是他们的儿子,我能证明他们确实是我父母。”李木白再度发声。
  “你又如何证明你是李毅?”李知府冷哼一声。
  李木白从怀中掏出一物,却正是金州武林监察委员会的令牌,“我是金州武林监察委员会后勤部部长,不知能否证明?”
  “哼,你出示此令牌我只能饶你不跪之罪,至于其他,不行!”李知府显露了獠牙。见他淡定的从桌上拿起一只令箭,扔到李安哲夫妇面前,“先赏此二人二十大板,见本官不跪,难辞其咎。”
  李木白出示令牌是得到单云认可的,而李知府的举动不单让江城觉得这个委员会没有前途,也深深思考如今的情势。
  单云站出来,微微一恭,“李大人,鄙人金州武林监察委员会副单云,此二人如今亦是本会人员,不知何罪之有?”
  李知府又是一记冷哼,挥手呼退了上前准备的衙役。
  “本官只认户籍,证明不了你二人是李安哲梅元雁,本官不能翻案。”李知府冷冽,“况且,单凭你等之言,不能做为呈堂证供,当年的投案者如今已服刑期满,其本人未提出,叫本官如何审来?”
  江城突然明白了,这李知府压根就是在找茬,根本没有动过重审,今天这一出只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。
  “慢着!”正当李知府准备宣告结束时,一个声音传来。
  江城看着上前的人,觉得不可思议,竟然是李毅,那块牛皮糖!
  李毅上前,仍然没有,只是站定,抱拳,“见过李大人。”
  “不知李公子何事?”明显李知府是认识李毅的。
  “我可以证明我不是李毅,我可以证明他是李毅,他们是李毅的亲身父母。”一番拗口的说辞。
  众人皆惊。
  李毅不等李知府发话,直接从怀中掏出一物,在手中挥了挥,“请李大人看这两份公文,还有当年那仵作的!”
  李知府难堪,“嗯?!呈上来本官看。”
  衙役,将所谓政务呈上,李知府越看越惊讶,如果这些属实,那么确实蹊跷。
  “李公子,恕本官直言,这些东西没有经过认可,只算是片面之词!”李知府客气对待李毅让人遐想。
  “你看本少会做那些不靠谱的事情吗?最后一页,你看仔细了,那是京城六扇门的批文,能否证明李大人应该清楚。”李毅完全变了个人。
  李知府连忙翻到最后一页,果然,那方六扇门的印鉴不假!
  不过李知府也非等闲,正色坐直,惊堂木一拍,“经本官查明,当年李安哲一案却有蹊跷,如今新的已提交,当年案犯岳志六扇门确实受之下为人顶罪,另有仵明李安哲夫妇并未死亡,所验之尸体非其本人,可还有其他呈上?”
  “不知李大人所说的指哪些?”李木白已经将不满写在脸上。
  “并非本官留难,如今仍然需要你等身份证明!”
  “大人!我说过,我能证明他们的身份!”李毅不悦地对李知府说。
  “好,那李公子你说。”李知府为自己草率升堂审理的决定而纠结。
  “如果我证明我是假李毅,能否说明这位是真李毅?”
  “李公子说笑了,你怎可能有假?”李知府浅笑。
  “好,既然李大人查看过卷,那么应该知道李安哲夫妇遗有一子,正是李毅,也就是本人,可有此事?”
  “确有其事!”
  “那么请问大人你会否认错自己父母?”
  “哼,当然不会!”
  “那么我现在可以证明这两位确实是我多年的父母,李安哲、梅元雁!”李毅来了一记狠的。
  “嗯?李公子,你。。。”李知府眼睁睁看着,惊诧莫名。
  “好了,这个证明有力吧,李大人。”李毅泛着笑意。
  “好,本官认可就是!”李知府。
  “哈哈,好,那么,接下来,李大侠,嗷,不,爹,娘,还请你们之人一下,哪个是你们的亲生儿子。”李毅颠笑。
  李安哲夫妇坚定地抬手,指向李木白。
  江城突然想笑,李毅不愧为鬼才,这种匪夷所思的之术都能想出来,不过也不是人人都能玩转的,首先,他在溏州还算上层的地位是基础,其次,他半个当事人的身份是充分必要条件,换做江城或者单云都不行。
  “嗯,行了,我的任务好像完成了,李大人,你看,我已经证明了他们三人的身份,你可以继续了吧。”李毅此时淡定而优雅,就像知名大状,审视着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无效楼层,该帖已经被删除
无效楼层,该帖已经被删除
匿名  发表于 2022-7-20 04:14:46
温州半自动切纸机故障解析
回复

使用道具

匿名  发表于 2022-11-2 16:15:47
广东进口纵剪刀片厂家
回复

使用道具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https://wap.2s.tv

GMT+8, 2022-12-8 11:17 , Processed in 0.090829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
网站地图

回顶部
欲女们讲述怎样找回性爱的激情 太早恋爱容易出现心理障碍要注意 援交制服少女香艳照片曝光 幼女游泳后要好好冲洗 小儿如果包皮包茎长怎么办 第一次约会成功必不可少的约会技巧 女性们喜欢做爱的8个原因 人格障碍的预防和治疗 除避孕套外的5大避孕介绍 六种沉默方式是他在说我爱你 如何治疗不孕症有哪些偏方 “阴道哑铃”可提高女人性快感 性爱中所隐藏在男女背后的情趣 专家教你7分钟迅速看透男人心 巧施石榴裙搞定男人! 女性应该选择怎样的内衣肩带 教你如何爱抚男人让他有心痒的感觉? 女性在经期第一天同房的危害 什么是男性性冷淡? 什么样爱爱技巧容易让女性最喜欢
http://baoshan.w91.cn/thread-17789-1-1.html
http://baishan.w91.cn/thread-19117-1-1.html
http://diqing.w91.cn/thread-27377-1-1.html
http://changji.w91.cn/thread-25995-1-1.html
http://dandong.aizse.com/thread-722-1-1.html
thread-28322-1-1.html
thread-4339-1-1.html
thread-38129-1-1.html
thread-27377-1-1.html
thread-11005-1-1.html
thread-19117-1-1.html
thread-14239-1-1.html
thread-35237-1-1.html
thread-38288-1-1.html
thread-25995-1-1.html